在萨科齐表示将继续推行退休制度改革之后,抗议者们将“炮口”对准了用公共财政过着奢华生活的萨科齐夫妇。

●事件起因 法国33万人再掀罢工潮 国会继续审议退休新法案
法国7成以上民众支持联合工会19日发起的罢工,估计有数十万人上街游行,抗议政府退休新法案。但总理菲永宣称游行抗议气势已减弱,而参议院继续拉长议会时间审理新法案。
报道称,联合工会抗议政府拟推行的退休新法案有失公平,自9月以来连续发动罢工游行,19日已是第6次。全国各地有277个游行队伍,上路抗议新法。工会要求政府能再次与工会进行谈判。
总理菲永表示,抗议游行气势已减弱,但却激进化。他指责,威吓、阻挠、暴力是否定民主的行为。
内政部估计,各地游行人数达48万人,较12日50万人为低。巴黎地区游行队伍下午出发,工会宣称有33万人参加,警察总局估算则为6万人,低于12日的6万5000人。
全国有300多所中学无法正常上课,因为学生上街参与游行活动,巴黎郊区南泰尔(Nanterre)、里昂等地传出中学生破坏事件。中学生较大学生扩大响应,是这次罢工潮的特点。
●升级 烧车、袭警、劫掠 法国大罢工冲突升温
法国政府修法将退休年龄调高到六十二岁引发的罢工与学潮持续升高。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首都巴黎等地示威者十八日与镇暴警察爆发严重冲突,全境多处道路被罢工的卡车司机封锁。
各地的加油站因全国十二家炼油厂全数停产,许多业者无油可卖。罢工与断油也冲击航空业,导致巴黎奥利机场近半数航班、戴高乐机场和全国各地其它机场三成航班被迫取消。
巴黎地区的示威学生十八日纵火焚烧车辆、砸毁多处巴士站,向镇暴警察投掷石块与汽油弹,结果引发警方发射催泪瓦斯。里昂的高中生也与镇暴警察爆发冲突,部分学生劫掠一家速食店,焚毁至少三部汽车。
●政府回应 萨科齐:严惩“麻烦制造者”
19日,在得知罢工引发暴力冲突的消息后,萨科齐表示,将采取措施严惩“麻烦制造者”,并保证“公共秩序得到维持”。
尽管罢工潮不断,萨科齐并没有放弃这一改革的打算。他18日誓言,退休体制改革计划必会通过实施。
萨科齐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中说:“改革势在必行,政府致力改革,会贯彻到底,就如我们的德国朋友数年前实施退休制度改革一样。”
法国全国总工会负责人迪波尔特则呼吁萨科齐“理性一点”,“接受工会提出的协商条件”。
此前,改革法案已经在国会获得通过,20日,法国参议院将就退休改革法案进行投票,决定是否通过。尽管分析人士预料改革法案将在参议院轻易过关,但最新民调显示,有71%的受访民众支持或同情罢工,萨科齐的支持率也因此跌至新低点。
法国在“风雨”中坚持退休制度改革
面对债台高筑,财政支出捉襟见肘,法国总理菲永表示,这场改革是“合理、公正和必须的”,政府若在这一问题上让步,就会酿成大祸,造成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法国劳工部长埃里克·韦尔特强调,上街游行“不代表政府必须废除这项必不可少的改革”。法国总统萨科齐重申,退休制度改革是一项“责任”,“将改革进行到底责无旁贷。”
●焦点 萨科齐夫妇奢侈生活成焦点
法国的大规模游行罢工已持续数日,在总统萨科齐表示将不顾全国反对、继续推行退休制度改革之后,抗议者们将“炮口”对准了用公共财政过着奢华生活的萨科齐夫妇。
英国《每日邮报》10月20日文章报道,作为受金融危机最严重国家的领袖,萨科齐与名模夫人布吕尼的生活丝毫未受影响。2009年,萨科齐夫妇被爆出每日花费公共财政660英镑用于购买鲜花。一次,他们因迟交电费和天然气费被罚款3000英镑,为此买单的也是政府。近日,萨科齐表示,为减少政府开支,他将自掏腰包支付每月5000英镑的生活费,但几天后,他又花费1.4亿英镑为他和夫人购买了一架供总统使用的A340飞机。很多抗议者都对萨科齐的私人生活表示不满,一位抗议者说:“一想起这个飞机,我就有动力再抗议几个星期了。”
●外国评论 英媒:萨科齐玩火焚身 法国社会面临巨大考验
英国《卫报》刊文称,法国社会正面临巨大考验。
上周六,在巴黎工会组织的游行接近尾声时,约200名自称无政府主义的示威者向巴黎著名的巴士底狱进发。这一次,不是要上演1789年那场永载史册的“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他们的目标是附近新建的歌剧院。
人们不禁要问,谁应对此负责?文章指出,这是一场典型的危机,是法国社会对话机制的失败。对法兰西而言,这不是什么崭新的运动,但萨科齐政府却将此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场引发轩然大波的改革是萨科齐想到赢得2012年大选的关键要素。他希望通过在关键的社会议题上取得完胜来助选,而不是为未来寻求共识。在情况恶化后,萨科齐政府并没有采取有效的行动,而是任由发展。现在,抗议示威的理由已经从单纯的社会议题扩展到更加广泛的对社会整体的质疑。
毫无疑问,萨科齐“玩火焚身”,他的民意支持率因此降至2007年当选总统以来的最低。
●国内影响 油荒蔓延法国 大罢工殃及民生百业 全国普遍油荒 首都加油限量
总理菲永称,法国1/3省份面临燃油供应困难。
生态和能源部长博尔洛说,全国219个油库中有20多个被罢工工人封锁,全国12500个加油站中有不少于4000个在等待补给。
餐饮、旅馆、零售各业遭重创
油荒加运输业罢工,使法国的运输、物流等行业受到严重影响。 封堵各地机场
巴黎已受影响
实际上,反对退休制度改革的全国性罢工愈演愈烈。20日,罢工民众又封堵了通往一些机场的道路。
在巴黎,通往奥利机场两个航站楼的一条主路被封堵。这个巴黎第二大机场当天25%%的航班被取消。
●世界影响 俄媒:法国罢工导致世界原油价格飙升
据俄塔社10月19日报道,日前法国部分地区发生的石油工人罢工事件导致国际原油价格急剧上升。由于法国石油工人为抗议政府提出的退休改革政策举行罢工,这个欧洲第三大石油消费国目前正面临巨大的石油短缺。
受此影响,伦敦洲际交易所北海石油运送费用每桶上升1.91美元,达到84.36美元每桶。
●对中国影响 北京赴法航班未受影响
罢工导致法国交通运输行业受到严重影响,不过对于国际航班的影响并不大,此外北京赴法航班正常。
法国航空公司在网站上表示,当天的跨洲际远途航班100%地正常飞行,戴高乐机场的国内航班和欧洲内部短途航班约有80%能正常飞行,奥利机场的这两类航班则只有50%能正常飞行。
昨日记者从首都机场了解到,北京赴法航班均正常。
法国各大机场都提前提醒乘客,19日的航班可能会有或多或少地延误。
来自阿根廷的玛丽安娜表示,飞往马德里的航班就遭到了延误,这将使她错过从马德里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班。“早晨我们检查网站的时候还得知一切正常,赶到机场却发现,我们的航班暂停了。”她生气地表示。
●评论 法国罢工潮此起彼伏何时休
法国《观点》周刊的民调统计数据表明,国家元首在罢工面前的支持率屡创新低。菲永的支持率下跌了4个百分点,萨科齐的支持率更是跌到了31%的历史最低点,他甚至失去了因“遣返罗姆人”而博得的那部分右翼选民的支持,这与他期望通过退休制度改革来赢取后年大选的本意背道而驰。此外,本月16日,法国工会放话表示,倘若政府不做出让步,近期将组织新的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以表达对当局政策的失望。
看来,罢工潮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法国的退休制度改革因触及各方利益,解决起来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此起彼伏的罢工潮究竟何时才是尽头,我们拭目以待。
●类似事件 2010年10月7日:希腊公职系统员工举行24小时罢工
2010年9月:欧洲多国掀起罢工浪潮 抗议经济紧缩政策
2010年9月29日:西班牙举行全国大罢工
2010年8月18日:南非公共服务人员大罢工
2010年7月8日:希腊大罢工全国交通几近瘫痪 1.2万人雅典示威
2010年3月24日:英公务员举行24小时罢工 街头示威河上巡游
2009年11月26日:韩国铁道工会开始无限期罢工 铁路运输将受影响

萨科齐:法国将继续在阿富汗驻军

图片 1

本文原文来自于Lepoint网站的一则新闻,懂法语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移步这里。本人非法语专业,本文只是大致翻译,如有疏漏,请多海涵。

  英国《每日邮报》10月20日报道,作为受金融危机影响最严重国家的领袖,萨科齐与名模夫人布吕尼的生活丝毫未受影响。2009年,萨科齐夫妇被爆出每日花费公共财政660英镑用于购买鲜花。一次,他们因迟交电费和天然气费被罚款3000英镑,为此买单的也是政府。

巴黎9月11日消息:据媒体报道,法国总统萨科齐11日表示,法国将继续在阿富汗驻军,打击恐怖主义。

图片源自网络

图片 2

  近日,萨科齐表示,为减少政府开支,他将自掏腰包支付每月5000英镑的生活费,但几天后,他又花费1.4亿英镑为他和夫人购买了一架供总统使用的A340飞机。很多抗议者都对萨科齐的私人生活表示不满,一位抗议者说:“一想起这个飞机,我就有动力再抗议几个星期了。”

萨科齐当天前往瓦讷参加两名本月初在阿富汗阵亡的法国士兵的哀悼仪式。萨科齐对两名死者致以敬意和哀悼。他说,就在8年前的同一天,即2001年9月11日,盘踞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成员策划了针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恐怖袭击。在随后的几年里,世界上不少城市先后成为恐怖主义攻击的目标。

刚接触法语不久就发现,法国人是真的“最喜欢罢工”的人;而法国《费加罗报》曾指出,法国是最会收税的国家——在法国,关于罢工和收税,总有许多不得不说的故事……

抗议新劳动法罢工,2016年马赛

 

萨科齐表示,从2001年起,法国在联合国和北约的领导下进驻阿富汗,其目的正是打击恐怖组织,帮助该国人民重建家园。他说,如果法国仓促撤出阿富汗,那么这两名士兵以及此前阵亡的29名法国军人的牺牲将变得毫无意义。



相关资讯:
法国罢工民众封堵部分机场
法国工会举行全国大罢工抗议养老金改革
法国《世界报》欲告萨科齐非法监听

目前,法国在阿富汗共部署了约3000名军人,去年8月,北约领导的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在阿首都喀布尔附近地区遭到塔利班武装人员伏击,造成10名法国军人死亡、21人受伤。这是数年来驻阿外国部队遭受伤亡最严重的一次袭击事件,法国舆论开始质疑政府在阿富汗驻军的政策。

法国国家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大约17.5%的法国教师于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罢工。Franceinfo搜集了许多参与其中的公职人员的言论,来看本次公职人员集体罢工是否必要。

总的来说法国争取罢工的历史是一段漫长的并时不时伴随着暴力和鲜血的过程,也有人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从护理人员到教师,从行政部门到行政区,本周二,5400,000的公共事业部门人员参与本次社会动员。此举是对政府“令人无法接受”的措施的反抗,也是公职人员10年来首次求助工会。但本次游行罢工活动,并非所有公职人员都支持的。Franceinfo为大家整理了公职人员内部分化的意见。

自中世纪以来法国就有零星的罢工,但都不成气候。1789年发生法国大革命,1791年6月颁布了宪法,更是明令禁止工人农民罢工活动(la
loi Le
Chapelier),然后法令颁布后,激起了工人的愤怒。1803年拿破仑执政府再次重申了聚集工人停止工作是违法行为,于是当时的工人运动基本在暴力镇压中结束。当时整个欧洲的情况也基本类似。


其中发生了三次比较著名的事件:1831年里昂的纺织工人罢工,1869年拉里卡马里耶(Ricamarie)矿工罢工,当时冲突死亡了14人,以及1891年富尔米(Fourmies)庆祝实施五一劳动节的罢工。(后两次在法国恢复罢工后)

罢工者


拒绝社会普摊税及行业误解

直到1824年才发生了转机,英国率先允许了工人运动。40年后也就是1864年,法国颁布了撤销了工人聚会违法的条例(la
loi
Ollivier),并在1884年立法规定,但仍不允许公务员参与罢工。随后1866年比利时,1869年普鲁士,1872年荷兰,1879年卢森堡分别制定了类似的相关法律。

一部分人毫不犹豫地参与其中。正如网友@Nath指出,这是“承担税务负担”在20年间,导致的第二次“公职人员罢工”了。在franceinfo的直播中,她这样写下自己的评论:“我有点气恼,他们不顾常识地削减公职。社会普摊税的递减补偿以及马克龙对我们的轻视让我恼火”。而另一位匿名网友,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罢工,他的评论与Nath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自此以后罢工成为了常态,1890年300次罢工,1904年已经超过了1000次。1906年,CGT(总工会,法国最大的工会组织)举行了全国大罢工,要求减少至每天8小时工作。作为对比,1840年左右,工人最多每天可工作到15小时。有时罢工不只是为了争取权利,而纯属为了庆祝,比如1936年的全国罢工为了庆祝左派上台和15天年休假。

我并不赞成最近出台的社会普摊税的补偿制度等措施,我投票支持马克龙,不是为了把他选出来干这事的,我们的社会没有任何的根本变革,我们只不过是在原地踏步。

有时罢工人士与警方也有暴力冲突,1941年,
罢工权利在20世纪唯一一次被质疑,并又一次被禁止,但这次只持续了几年,1946年共和国宪法重新恢复了罢工的权利,并把权利扩大到了公务员。历史上第一次,罢工权被写入共和国宪法:

                                    ——某公职人员

« Tout homme peut défendre ses droits et ses intérêts par l’action
syndicale et adhérer au syndicat de son choix. »

图片 3

《每个人都可以捍卫自己选择工会和在其工会行动的权利和利益。》

图片源自网络


拒绝一成不变的薪水

最后,世界上都以为法国是罢工最频繁的国家,然而法国其实只能排第三。

另一评论者指出,四年了,他的工资一直是1800欧一个月,“我每天都要竭力来维持生活花销,支付水煤电。

第一名塞浦路斯:每千人罢工2000次

入公职人员这一行20年了,我每个月都疲于维持收支平衡,努力不让自己透支。

第二名丹麦:每千人387次

                                      ——一位网民

第三名法国: 每千人80次

拒绝不稳定的地位

另外欧洲平均是40次左右。

“我参与了这次罢工,下次罢工,有人通知我,我还会参加”,@Albert-C,巴黎第八大学的一名临时教员在评论中写道,“我上一学期课的薪水,只会在那个学期结束后好几个月,才一股脑发给我。”

临时工也是和单位签了合同的,但临时工不曾有过医疗保险或是退休金的福利。我要上很多班级的课程,每个班都有25-38个人,要想上好课,这实在是太难了。

                                    ——@Albert-C

拒绝过劳死

“我在本城市的医院工作了35年了。10年里,我见到了许多和我境况相似的人倒下了”,一位网友在评论中向我们倾诉她的痛苦,“这种痛苦只有社会底层人员以及公职人员才可以体会到”。

我们越觉得压力大,过劳死就离我们越近。身为公职人员,我其实自豪的;但当看到我的同事们倒下的时候,我的心情也是崩溃的。

                                    ——一位评论者

为了捍卫学校的将来

“尽管薪水很低,有时候工作开展还很困难,但我还是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Liliswann在评论中写道,“我今天参与罢工了,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学生们,因为一个好的学校对于学生的将来是至关重要的,而我们学校……”

为了捍卫社会权益

公立医院的职员,网友“@公职人员和骄傲”并没有骗取薪水的感觉,他认为自己只是提前为了获得自己权益而做出努力。

我觉得人多力量大。我有在一家医院“定向委培”、供职九年的经历。在那之后,我经过考试成为了一名“实习医生”,再之后是一名“正式医生”。要两次考试才可以达到“正式医生”的级别,我值得拥有社会地位!

                    ——网友@公职人员与骄傲

未罢工者

因为他们是提供服务者

其他没有罢工的公职人员怎么看待这一事件呢?首先,就像护士@Anne指出的一样,部分人认为,他们是提供服务者,应该要提供基本的服务。“我想要有罢工的权利(……)但我们甚至没有这种自由。”另一护士在评论中提及到一种“非同寻常”,但和Anne类似情况,“我有一种感觉,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们的工作,当我们工作圆满完成之后,病人和他的家人们就对我们的工作不屑一顾了。”

我想,那些抱怨今天这场罢工的人肯定没有经历过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的一天;他们也没有经历过那些来自病人的挑衅甚至是侮辱。要知道,对于病人的那些恶言恶语,我们甚至不能还嘴。

                                      ——一名护工

因为没钱

另外,还有些人是像@Bonze一样,目前经济状况不太好,所以没有参与罢工。@Bonze解释说,他和国家教育部有合约,他正在按约履行他的第六次“定向委培”。“我从2012年开始就没有升职过了,由于社会普摊税的缘故,我的薪水甚至不升反降。”在这位曾经的私营医生看来,如今,国家(法国)是最差劲的老板。

我一天的薪水都不能失去了,因此,我没有去参与罢工。但我的愤慨,大家心知肚明。

                                        ——@Bonze

无可奈何

许多被采访者也在质疑今天的行动,“同为国家公职人员,我今天并未参与罢工,我75%的同事也没有”,@MAT在评论区写道,“我们早已看穿一切,对于我们之中的大多数而言,我们相信,这次罢工不会引起什么大的改变……”

我们还是希望教育部和医院可以听取大家的意见,因为说到底,还是他们在绝大程度上要为裁员付出代价。

                                        —— @MAT

出于职业操守

一名匿名网友强调,我不能放任我的学生们迟到——这名网友把自己的职业操守看得很重。然而,他并非没有罢工的意愿,“我从业15年了,每个月拿2000欧的工资,没有第13月的补薪,没有全勤奖也没有津贴”。另一名评论者回忆称当年他“罢工”的时候还带着臂章——工作还是继续的,因为工资才是最重要的。

方法问题

另一些人质疑这种方式。网友@steach今天也照常工作了,他也表示说,新政策使他感受到地位下降了,但同时,他质疑“罢工”这一方式。另一官员表示,“与其示威,我想更迫切的是沟通。除了在媒体方面,这次罢工不会激起任何反响;任何一个工会都不会对此作出反应。”

意见未能统一

@Thibo没有罢工,他更乐于看到“公职人员社会地位的改变”“目前,我更看好改革,更看好全方位的反思,而不仅仅是无休止的金钱的考量”。当然,我也不会听之任之而不为自己争取任何权益。

来源:Franceinfo(10/10/2017)

原文标题:Grève ou pas grève? Le dilemme des fonctionnaires face à la
mobilisation sociale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