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万亿级政府购买服务将迎来强监管。《经济参考报》日前从业内获悉,财政部一月前发布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已结束公开征求意见,现正在整理汇总相关意见。本次征求意见稿以“改善公共服务供给,推进现代财政建设”为目的,对政府购买服务内容作了全面、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并明确严禁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举债融资。

将社会能办好的交给社会力量去承担,不仅能够有效弥补公共服务的不足,还能推动政府进一步简政放权,提高自身管理水平
近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对外公布了最新制定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其中强调,政府购买服务的内容为适合采取市场化方式提供、社会力量能够承担的服务事项。不属于政府职能范围,以及应当由政府直接提供、不适合社会力量承担的服务事项,不得向社会力量购买。
早在2013年7月31日,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提出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在政府购买服务的过程中,政府通过公开招标、定向委托等形式将原本由自身承担的公共服务转交给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去履行,藉此不断提高和完善公共服务供给的质量和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对于改善社会治理结构,大力保障民生,满足群众多层次、差异化的需求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政府购买服务是实现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途径,将社会能办好的交给社会力量去承担,不仅能够有效弥补公共服务的不足,还能推动政府进一步简政放权,提高自身管理水平。目前,不少地方都已经尝试了很多关于政府购买服务的做法,也积累了一些经验。
正如此次出台的办法中所指出的,政府购买服务应该明确其边界,不能简单地一股脑儿全部推向社会和市场。需要严格防止这样一种倾向,个别地方可能受到旧有的错误观念和认识影响,没有真正理解政府购买服务的深层次含义,继续沿用行政管理中长期存在的一些不正确做法,将其视之为甩包袱、卸责任的借口以及变相增加财政开支的理由。
我国现有的公共服务体系的确存在不少需要进一步加强的地方。如果对于公共服务的发展历史进行一番梳理和反思,就可以发现,对于一些与民生密切相关的领域,走向市场、交给社会的过程需要比较谨慎地推进,予以周密考虑,对市场主体和社会组织进行严格把关和监管。过去一些单纯走市场化路线的实践表明,如果政府在某些领域离开太早、抽身太快,或者说交给市场和社会后一放了之、不闻不问,事后监督管理没有及时跟上,那么就容易造成公共服务领域一些新的问题出现。
以学前教育为例,近年来围绕着其究竟该不该全面市场化的争论时有发生。不仅是入园难、入园贵成为很多人的一块心病,包括发生在幼儿园的各类负面事件比如虐童、喂药等,都在拷问着学前教育市场化的得失。再以养老为例,这也是鼓励市场力量进入的热点领域,不少地方都进行过探索,也取得过一定的成果。但养老工作给人的总体感觉依然是市场化势头过于强劲,不同人群间养老差距似有扩大之虞。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无疑能够找到政府和社会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的平衡,实现双方优势互补,大幅度优化现有的公共服务体系。为了避免公共服务走向社会、市场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隐患,政府购买服务需要遵循法治原则、完善制度设计,在牢固树立政府公共责任的基础之上,对于一些重要的民生项目,要按照办法中所提出的“通过公平竞争择优选择方式确定政府购买服务的承接主体”,同时“不得以不合理的条件对承接主体实行差别化歧视”。此外,还要严格落实对承接主体的监管责任,各部门之间通力合作,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评估、惩戒体系。

今年银行业将迎“强监管强问责”

  财政部2014年曾发布《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以下简称“暂行办法”)。近年来,我国政府购买服务规模不断扩大、购买领域也不断拓展。财政部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约3.1万亿元的政府采购中,服务类采购约为1万亿元。

近日,据银监会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银监会系统作出行政处罚485件,罚没金额合计1.9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97名,其中,取消19人的高管任职资格,禁止11人从事银行业工作。而去年全年银监会共处罚63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罚没入库金额共2.7亿。

  伴随规模的扩大,政府购买服务的实践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据了解,购买内容泛化是当前政府购买服务工作中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业内指出,地方政府以政府购买服务变相融资,实质上是隐性增加政府债务。违规行为具体的表现形式包括:无预算的情况下,以虚假政府购买服务协议向融资平台购买服务,然后平台再以该协议中对政府的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融资等。

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表示,2017年将是“强监管、强问责”的一年。今年银行要进行更严格的自查,比如资金违规流向楼市、股市等行为,以及不良掩盖和去年风险频发的票据业务。银监会近期还将下发防范金融风险、治理乱象等指导意见文件。

  事实上,此前,在2017年5月,财政部就已经印发《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严禁借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举债进行工程建设。在财政部今年7月17日披露的四地违规举债问责情况中,就包括了安徽省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过虚构政府购买服务交易违法违规举债。

目前又一批违法违规行为已经立案,正处于行政处罚调查审理程序中。针对屡查屡犯、案件频发、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各类乱象,银监会将继续加大监管处罚力度,进一步严厉打击、严肃处理。事实上,早在2015年,银监会就对监管处罚工作组织架构进行了重大改革,同时修订了《中国银监会行政处罚办法》,对行政处罚流程进行调整,形成调查、审理、决定相分离的行政处罚机制。

  此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大亮点就是以负面清单形式,对政府购买服务内容作了全面、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明确严禁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举债融资。

此次监管处罚机制改革举措具有以下突出特点:一是设立审理机构,完善查处分离机制,提升处罚专业性;二是设立行政处罚委员会,委员一人一票,体现决策民主性;三是建立“双罚制”,加大责任人员惩处力度,杜绝侥幸心理;四是推行处罚信息公开,提高监管透明度,主动接受社会监督;五是实行罚管挂钩,将处罚结果与市场准入、履职评价、监管评级相结合,强化处罚震慑效应。

  具体来看,政府购买服务内容负面清单包括不属于政府职责范围的服务事项;应当由政府直接履职的行政管理性事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的货物和工程;服务与工程打包的项目;违法违规融资行为;购买主体的人员聘用等事项;由政府提供效率效益明显高于通过市场提供的服务事项;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禁止事项等八项。

在现行行政处罚机制下,银监会机关、各银监局及各银监分局都具有处罚权,可对各自管辖范围内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立案查处,并由各自的行政处罚委员会作出处罚决定。同时,银监会机关对于统一组织的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各类银行业机构、包括分支机构作出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可一并立案处罚,从而避免“同事不同罚”,保证处罚公平性。

  “此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是对原暂行办法的进一步完善和改革提升。征求意见稿共十章59条,相比暂行办法的七章39条,内容更加丰富完备。”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泽彩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暂行办法中仅提出了关于禁止购买内容的原则要求,没有明确禁止购买的具体内容。实践当中,政府购买服务内容存在泛化倾向,一些地方出现政府部门“超范围”购买服务问题,本该需要政府部门自己完成的工作,也交给社会力量去做。更突出的问题是,一些地方和部门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举债融资或用工,背离了政府购买服务改革的初衷,也加剧了财政金融和人事管理等风险。因此,在此背景下,亟待加强和规范政府购买服务的内容管理,明确负面清单。

下一步,银监会将继续开展专项行动,整治市场乱象,重点对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廉政风险、监管行为、内外勾结违法、非法金融活动等十大方面进行整治。排查突出问题,压实“三个责任”,筑牢“三道防线”,真正使机构形成“不敢违规、不能违规、不愿违规”的合规文化。

  值得关注的是,征求意见稿中关于绩效管理单独设立一章。

另外在制度层面,银监会表示要弥补监管短板,扎紧制度笼子,针对各项薄弱环节,根据银行业务和风险的新变化、新现象和新特征,及时更新监管规制,填补法规空白,推进法规文件的“立改废”进程,杜绝“牛栏关猫”。

  业内认为,将绩效评价贯穿于政府购买全过程在当前具有必要性和迫切性。

在处罚标准方面,将加大罚没力度,对于各类银行业违法违规行为,既要处以罚款,也要没收违法所得。落实“穿透原则”,坚持“过罚相当”,坚决避免监管套利,杜绝金融机构从违规行为中获利。

  王泽彩指出,对于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社会组织而言,意味着在绩效方面需更重视、更投入。在他看来,下一步,政府购买服务的绩效指标将更明确,绩效评价更加强调数字化,绩效评价的次数更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7月6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强调,推进政府购买服务第三方绩效评价工作,要针对当前政府购买服务存在的问题,积极引入第三方机构对购买服务行为的经济性、规范性、效率性、公平性开展评价,提高规范化、制度化管理水平,提升财政资金效益和政府公共服务管理水平。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政府购买服务改革的关键在于,如何以提高政府治理效能为出发点,引入市场和社会力量,将这种新的方式用好。规范有序推进政府购买服务,是下一步的重要方向。

  他表示,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严禁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举债融资,就是要在监管层面建立体制机制,谨防成为政府谋取其他目标的工具,这也是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操作层面,比如说政府购买专家咨询,什么标准、什么类型、什么事项,购买之后,服务提供方的责任是什么,如何做出绩效评价等,都需要通过制定详细的可操作的规定,来界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

  来源:新华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