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行政院长”林全4日请辞,成为蔡英文当局上台以来第一位牺牲掉的“阁揆”。台湾媒体报道称,台南市市长赖清德将接替林全执掌“行政院”。

摘要:
蔡英文与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星期五通电话,喜欢在网上发言的川普随后发推文说:“台湾总统今天打电话给我,祝贺我当选,谢谢你!”之后他又发了一条推文:“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的武器,我却不应该接个恭贺电话,真有趣。”由于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没
…蔡英文与美国当选总统川普星期五通电话,喜欢在网上发言的川普随后发推文说:“台湾总统今天打电话给我,祝贺我当选,谢谢你必赢棋牌游戏平台,!”之后他又发了一条推文:“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的武器,我却不应该接个恭贺电话,真有趣。”由于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没有与台湾领导人公开通过电话,加上川普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台湾绿营如获至宝,一片欢呼。在川普已经当选美国总统但还未正式就任的这个窗口期,台湾搞出一个动作,川普接了,打出一个擦边球。目前看,事情就是这样。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一直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是中美关系获得全面发展、中美贸易成为世界第一大双边贸易的基石。民进党一定很希望美国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但这是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一个中国”政策早已成为国际关系的通行原则,它是塑造现代国际秩序的基础性规则之一。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上,都不存在打破“一个中国”原则的真实动力,也没有可以有效推行相反政策、确保它能为推行者带来正面收益的力量。对这一点,全世界都很清楚,台湾当局也心知肚明。迄今围绕打破“一个中国”的各种动作都是一些边缘游戏,服务于一时的短线利益。川普不熟悉外交,又在竞选期间有“不按规矩出牌”的名声,上任以前的这段窗口期为他提供了相对模糊的空间,他以这种方式接蔡英文电话大概有试探中国反应的意思,为他正式上台后如何同中国打交道,获取更多利益探路。中美关系是这几十年来两国全社会参与、不断积累而成的,它与两国的利益形成深度关系,因而拥有了强大的自我惯性,也对两国在一些问题上激烈冲突形成强大约束。如果特朗普要突破“一个中国”原则,就要毁掉中美关系,那就是要把中美利益格局和现有国际秩序都掀翻了进行重置的大动作。为此特朗普恐怕要用他的整个任期“专门干这些事”,他很难再有精力干别的。我们相信这些不是精明的川普想要做的。对不切实际幻想更着迷的应当是台湾的民进党。蔡当局的格局太小了,台湾绿营这些年几乎生活在华盛顿的措辞、腔调及眼神中,如果说正常的得失以米为单位,民进党能为得一厘米甚至一微米而欢呼雀跃。现在蔡当局大概又要高兴了,但特朗普接了个电话不会增加“台独”成功的机会,不会给台湾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任何资源,也改变不了蔡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加剧她执政困难的趋势。大陆的实力高速增长,美国已不再是台海形势的主导力量。美台关系虽然对台湾很重要,但两岸关系对台湾社会福祉具有真正的决定性意义。台湾从外部世界能够得到所谓“支持”的总和也替代不了它同大陆处理好“一个中国”共识的重要性,这已是个没有悬念的结论。对蔡英文当局的任何出格之举,大陆有能力予以惩罚,而且应当毫不犹豫地使用那些能力。大陆已然牢牢掌握两岸“现状”的定义权,台当局无论做什么“打破现状”的动作,都须付出代价。北京需要加强与川普团队的沟通,同时要做好准备,对川普上台之初的一些“试探动作”予以坚决回应,确保由中美双方共同塑造川普时期两国打交道的方式。这当中我们一定要有充足的信心:川普带着个人性格入主白宫,但他并没有带着额外的力量走进中美关系。中美关系的大格局是这个时代的现实,我们有理由希望,通过中方的正确回应,川普能够逐渐了解、认识这一现实,并让自己的对华政策立于它的基础之上。

10多万台湾民众星期六顶着烈日汇聚到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示威,抗议民进党当局为推行年金改革抹黑“军公教”群体是“既得利益者”,要求尊严。据台北警方估算,星期六下午4点30分抗议现场涌进约14.5万名示威民众,有台媒报道认为,实际参与人数应该更多。

  必赢棋牌游戏平台 1

陈水扁和马英九时期都用了6名“行政院长”,所以蔡英文看来“还且换呢”。这些年台湾的“行政院长”被评价为“越做越小”,基本上是给“总统”用来“挡子弹的”。所以蔡英文支持率大跌,首先想到的就是换“行政院长”,这很符合台湾的政治传统。

这是民进党上台以来所遭遇的最大规模抗议活动,参加者以军、警、公职人员和教师为主。据报道9月份还将有旅游从业人员大示威等多起抗议活动发生,蔡英文成为最近几届台湾“总统”上任后最快迎来抗议潮的一位。

     
台湾“总统”蔡英文10日发表“双十讲话”,有台湾媒体总结道,她说了“新四不一没有”。“四不”是她近来反复公开强调的,即现状不变、善意不变、不会屈服、不会对抗。“一没有”她没有说出来,但贯穿在她的讲话里,那就是“没有九二共识”。

不过与陈水扁和马英九不同的是,蔡英文再怎么换“行政院长”,她的执政“好不了”,已经是各种分析的一致预测。因为台湾的大问题出在民进党的执政路线上,糟糕的两岸关系锁死了台湾的空间,“行政院”干得好与不好已是大剧场里的一段小故事,无关格局。

很多人分析,蔡英文选举时许诺太多,上任后根本无法兑现。她除了喊口号,几乎没对振兴台湾经济做任何实际的事情,最初100多天她所表现出的执政能力糟得惊人。

  台媒的这一总结还是蛮准确的。当年陈水扁上台,提出了“四不一没有”,它的内容是“不宣布独立、不更改国号、不推动两国论入宪、不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由于陈水扁就是不承认两岸同属一中,他的所有承诺都成了空话,他的实际表现是用“切香肠”方式一步步推进“法理台独”。

尤其怪异的是,民进党的执政很烂,但是很多分析仍然看好民进党2020年台湾选举获胜的概率,原因是国民党已经被民进党“整垮了”,弱得无法与民进党抗衡,民进党据称“怎么都能赢”。

她都是“执政者”了,一遇困难不考虑正面解决它们,而是搞侧面迂回,继续挑动社会分裂,让“民众斗民众”,给自己创造喘息机会。

  今天的蔡英文越来越像当年的陈水扁。她只是说话的方式更婉转,用词更模糊,追求见仁见智的效果,总之兜的圈子更大了一些。但她不接受“九二共识”和两岸同属一中的核心内涵,这点已可以看出与陈水扁无二。区别或许在于,她有陈水扁路线遭到大陆痛击的前车之鉴,她知道今天的台湾比当年更没有资本与大陆对抗,因此她多了一些顾忌,想摸索“柔性台独”之路。

争取连任是蔡英文最大的政治。台湾的政治生态把所有政治人物首先都变成了“竞选高手”,理政能力差是他们的普遍缺陷。民进党崛起于街头,更是对在台湾体制下搞权斗十分娴熟,加上与大陆斗,它塑造了台湾政治生活的“以斗争为纲”。

台湾军公教的在职收入一般,但他们的工资福利和退休待遇高于社会一般水平,近年成为台湾财政的一大负担。马英九时期就想针对这一问题进行改革,但不敢有大动作。蔡英文采取的办法是攫取台湾年轻人的支持,以减轻年轻人负担为说辞,让年轻的压老的,试图牺牲军公教及退休者的利益,换取财政好转。

  在“双十讲话”中蔡英文说“今天是中华民国105年的国庆”,会给一些人一种印象,她认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那段历史,这点她像是比陈水扁强。她还学了大陆的语言,说出“两个有利于”,就是“只要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有利于两岸人民福祉,什么都可以谈”。但这些只是她对大陆搞出的“小恩小惠”,两岸不是这么玩的。

这是一个以实力为第一标签的世界,而台湾的政治逻辑与壮大台湾实力几乎是南辕北辙的。台湾的长期实力增长实际出于无人关照的状态,公众的长期利益也得不到机制性的推动。人们的短期要求和不满构成了台湾政坛相当混乱的临时指挥棒。

按说搞这类改革,要多做加法,少做减法,通过发展经济扩大社会福利的资金来源,促进调整社会福利格局的平稳。但是蔡英文上来就想搞减法,首要原因大概是台湾经济低迷,很少有新的社会福利资源进入,她干脆就地将现有福利资源重新分配,这样的改革有人乐就必有人哭,不可能让绝大多数人同时受益,因此通常成功无望。

  马英九上任后公开接受“九二共识”,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关系随即开启了向前发展的大门。之后马英九也说过一些在大陆听来刺耳的话,但两岸关系有了共同政治基础,就不会因为一些具体的摩擦及风波翻船。

林全请辞和据传赖清德接任,台湾舆论的分析相当大一部分都围绕着台湾接下来的选举和蔡英文、赖清德各自的“政治抱负”展开,再有就是赖清德有“深绿”和“支持台独”的个人标签,与林全“老蓝男”的标示不一样,至于他服务台湾有什么特别长处,是这个话题最冷的位置。

马英九的时候是会做事但不善笼络人心,蔡英文和她的团队则把大部分心思用于政治斗争,但不会做实事。后者就像“考试高手”一样,如果天天选举,对他们最有利。让他们发展经济,他们的能力和兴趣似乎都不在这上面。

  蔡英文调转了台湾的两岸政策方向,她所高唱的“维持现状”与马英九所主张的“现状”,内涵和目的都已截然不同。蔡的“维持现状”突出的是“台独”路线的策略和节奏,其“四不”中的“一不”在致民进党全体党员的公开信中说得最清楚,就是要“力抗(不屈服)中国的压力”。

其实不仅“行政院长”这个职务越做越小,整个台湾也越做越小。“台独”要算全球分离主义中最没有前途的之一了,它空耗了台湾的政治资源和大量社会注意力,消磨了台湾公众应有的视野和想象力。

蔡英文一上台,先把两岸关系搞僵了,台湾经济的现状和前景一下子都黯淡了一大截。蔡英文提出“新南向政策”,纯属纸上谈兵,至少是远水不解近渴。她手里实际上什么牌都没有,却装作握着大小王和同花顺的样子,但几张牌一出,她一手臭牌就露馅了。

  拨开现象说本质,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都抽离了,大方向都逆转了,还哪有什么“现状”可言?把一个盘子摔碎了,然后拿着一块碎片说,它就是那个盘子,这难道不可笑么?

围绕台湾换“行政院长”的那些细节,大陆人听上去会觉得鸡零狗碎的。台湾社会的“小清新”“小确幸”搞到政坛上就成了“小算计”“小家子气”,台湾这条船上一些人为了一个好一点的位置打得头破血流,而这条船正在逐渐沉没。

陈水扁执政时瞎折腾,但他赶上了全球经济高歌猛进的好时候,而且台湾经济当时的底子相当厚,陈水扁有资本闹。如今蔡英文大体上两手空空,台湾经济已接近负增长,在全亚洲属于最糟糕的之一,民进党当局即使全力抓经济,是啥结果都难说。蔡隔着十几年的差距半明半暗地效仿陈水扁,她不撞几堵墙才是怪事。

  蔡英文最爱用的一个词就是“善意”,好像她和民进党有吐不尽的善意,而两岸紧张的全部原因都是大陆造成的。大陆的台海政策一脉相承,而台湾因政权更迭另搞一套,同时却要把破坏台海稳定的罪名往大陆头上扣,这是一手自欺欺人的悲情牌。

由于“台独”毫不现实,台湾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方向感。台湾有没有成绩,它的价值刻度已经模糊不清,派系之间对权力资源的反复分配成为最吸引人的东西,就好像两个人来回买卖和一堵墙拆了建建了拆创造的GDP一样,带给台湾虚假的“繁荣”。

民进党当局在收拾已经沦为在野党的国民党方面表现得颇有两手,但一说搞经济民进党全党都像呵欠连天的,打不起精神,他们最拿手的事情是挑动对立,打击对手。如果惯性地这样折腾下去就能搞出一个岛内满意、岛外羡慕的新台湾来,那对他们再好不过了。

  蔡还喜欢搬出台湾“民意”来对大陆耍威风,依她的逻辑,只要是通过“民主”方式做出的决定,哪怕是要“法理台独”,大陆也只有接受的份。这或者是幼稚,或者是无耻。

外界没人对赖清德有可能接替林全的来龙去脉真正感兴趣,人们只是看到蔡英文迅速开始了“丢卒保车”的自救游戏。台湾处在令人窒息的孤立和停滞中,而这种状态却能得到民进党花言巧语的美化,民进党只需牺牲一个林全就能接着“混下去”,今天的台湾,好像被温水煮到一半的青蛙。

过去蔡英文在政治上非常高调,而最近100多天她像是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表态能模糊就模糊一点。她总算当家知道柴米贵了。一个过去总是在吹毛求疵的人,如今突然站在了台湾政治的靶子中央,她无处可逃,却又无以应对。

  台湾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台湾向何处去,要由全体中国人民的民意来决定。台湾的民意可以让蔡英文留在台上或者下台,但这一地域性民意无权决定台湾这块土地是属于中国,还是可以由一帮自以为是者忽悠当地民众把它分离出去。

来源:环球网

  或许我们可以做一点总结了:蔡英文时期的两岸关系僵持和紧张已成定局。大陆方面不必再有幻想,蔡英文当局也须面对由他们一手打造的新现实。两岸恢复官方接触已无望,经济合作走下坡路亦难挽回。双方应努力避免走向新一轮的军事紧张,但这将取决于蔡当局是否会有进一步的激进行动。

  《反分裂国家法》早已生效,它将始终是“台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一法律的效力比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强大、真实得多,台湾当局无论有多少浪漫的想法,其实已经别无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