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7月27日电综合报道,最近,围绕“加计学园办兽医学部”一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连续两天在国会遭反对党追问。他原本是要借此机会为自己洗清嫌疑,不料回答中却被反对党揪出破绽,日本舆论本月26日加倍质疑安倍的“诚信”。

日本国会24日至25日就加计学园问题进行审查,首相安倍晋三接受质询。他反复强调,在今年1月这家民间教育机构正式获批新设兽医系之时,才知道此事。

【环球网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19日傍晚举行例行国会闭幕后的记者会,就围绕学校法人“加计学园”新设兽医系计划等的国会答辩称,“我对于印象操作的(在野党的)争论以强硬口气反驳的态度,引发了政策讨论以外的话题,对此深刻反省”。鉴于受日本政府的应对等影响,内阁支持率急剧下降,安倍似乎是以此强调低姿态。他还表示考虑改组内阁并调整自民党高层人事,并称有意设置负责推进人才投资等“育人改革”的阁僚。在日本舆论看来,安倍的这一“深刻反省”极为罕见,但民众的疑虑也在不断加深。

必赢棋牌游戏平台 1

日本媒体指出,安倍这番话与此前所言“申请阶段便已知晓”明显矛盾,使得加计学园问题愈发“疑云重重”。

  日本共同社6月20日报道称,记者会伊始,安倍回顾18日闭会的例行国会,致歉称“始终进行的是与建设性讨论相去甚远的相互批评,对各位国民感到非常抱歉”。他承认关于加计学园问题记录文件的调查,日本政府的应对一变再变,导致了国民对政府的不信任。他同时称:“如果被指出问题,每次都将认真履行说明责任。无论国会召开还是闭会,都将仔细进行易于理解的说明
”。

资料图:安倍

【破绽显露】

  关于新设兽医系,安倍称“培养专家是紧迫课题,回应这样的呼声是纠正扭曲的行政”,说明称将继续推进改革僵硬的管制。他提及民进党向国会提出的停止国家战略特区制度的法案一事,称“欲使改革倒退的法案非常令人遗憾”,对该党提出批评。

据报道,安倍的最大破绽是,在时间点上破洞百出。今年3月13日,他在参议院内回答,“知道加计要申办兽医学部是15年前的2007年”。

日本媒体5月17日披露一些疑为文部科学省内部文件的材料,内容称加速推进加计学园新设兽医系是“来自首相官邸最高层的指示”。安倍因此被怀疑向相关部门“打招呼”,为其好友、加计学园理事长加计孝太郎开设兽医系开绿灯。

  安倍考虑到媒体的舆论调查显示内阁支持率急剧下降,称“重新下决心努力一个一个地做出仔细说明”。

今年的6月5日和16日,他的回答是“我是到了安倍政府上台,才知道爱媛县今计市(加计学园根据地)申请国家战略特区项目”。本周一,当反对党议员再问起这事时,他的回答“今年1月20日”才知道这件事。

事发后,安倍方面一直矢口否认有“打招呼”的行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一度断言那是“来历不明的可疑文件”。不料,此后原文部省事务次官前川喜平和多名文部省在职员工证实存在这些文件,促使文部省同意调查,最终证实这批文件的真实性。

  安倍还提及为了进一步强化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推进改革工作方式等重要政策,将着手改组内阁及调整自民党高层人事。他表示“从积极录用人才、建立切实体制的观点出发,今后将认真考虑”。

日本反对党民进党党魁莲舫不解安倍对一件事的认识会相差15年,前天发问时就高调抓住他的痛脚炮轰:“你的答辩摇摆不定,就因为你没按照事实回答。还有,让人失望的是,首相府官员的回答尽是逃避式,不是记录废除,就是记忆中没这件事。这样的国会答辩,何以显示你有诚信?”

近期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日本民众不相信安倍关于加计学园问题的解释,也不满意他的应对态度。《每日新闻》2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继续下跌至26%,处于“危险水域”。加计学园问题无疑是导致民调下滑的重要原因。

  关于旨在到2020年施行修改后的《宪法》的自民党方案,安倍称“希望使之成为超越朝野政党、可进行建设性讨论的方案”,表示将加紧讨论。另一方面,他并未谈及提出修宪动议的时期、以及是否同一天举行公投和国政选举。

报道称,安倍在当天的答辩中试图灭火,以“梳理不清而造成混乱”来解释,而且还申辩自己搞乱日期的原因是没分清,反对党议员要他回答的是“加计学园”,还是要申请成为国家战略特区的“爱媛县今治市”。反对党议员认为,他这是强词夺理。

为挽回民众的信任,安倍24日和25日到国会接受质询,表示要“诚心诚意,郑重谦虚地作出说明”,“把事情讲清楚”,其间一再否认向相关部门“打招呼”。

  关于写进“合谋罪”主旨的修改后的《有组织犯罪处罚法》,安倍称“将考虑国会审议中提出的意见,切实运用,守护国民的生命”。

据了解,日本爱媛县今治市和加计学园第一次提出申请的事可追溯至2007年。《朝日新闻》昨日指出,安倍那时还是小泉纯一郎政府的内阁秘书长,致力于推动“构造改革”,他那时应当知道这件事。

25日上午,面对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党首莲舫的提问,安倍强调在1月20日、即加计学园正式获批利用“国家战略特区”制度在爱媛县今治市新设兽医系之时才知道此事,一改此前“申请阶段便已知晓”的口径,令各方大跌眼镜。

  在日本媒体看来,安倍在记者会上就自己在国会的应对作出反省,此举十分罕见。然而,他也对在野党展开批评攻势,是否有意改变“安倍独大”格局下多次采取的“强硬手段”存疑。国民的不信任和疑虑切实加深,安倍希望的恢复信任能否实现,他无疑把自己推到了岔路口。

再说,它提交15次申请书,最初5次都挂着加计学园名字。日本《朝日新闻》这一报道还认为安倍第二次执政后,加计学园参与特区项目的希望明显变大。

对此,安倍本人辩解称,“提出新设兽医系的是今治市,我把学园和今治市弄混了”,并表示道歉。

  共同社6月20日分析指出,安倍在记者会上的表态明显反映出,他对各新闻媒体舆论调查显示内阁支持率大幅下降的危机感,并引用孔子的名言“无信不立”,强调将努力挽回信任。

该报道指出,日本有16所有能力办兽医学部的学府,但就只有加计被列在特区项目里。该校理事长去年9月份以后三度会见安倍的内阁阁僚,不排除日本政府单位也做出了“不透明”的决定。

【无法信服】

  然而,对于国会闭会期间是否同意就加计问题展开审查或接受证人传唤,安倍并未给出承诺,有关写有“首相的意向”等记录文件也避免提及。另一方面,对于日本民进党等在野党在国会上追究此事,安倍认为是“印象操作”的看法不变,给人以在野党是规制改革方面的“抵抗势力”,而自己则是“改革势力”的印象。

正在力推外长岸田文雄挑战日本首相位的自民党元老、前干事长古贺诚26日在新发的《每日周刊》里指出,安倍不懂得收敛,这是他的致命伤。作为政治人物,尤其是一国之相,权力在握就更应当变得更谦虚。

显然,安倍非但未能把事情“讲清楚”,还因突然改口,使问题更显扑朔迷离。此次答辩明显不能让在野党满意。

  共同社称,迄今安倍遇到因强行表决安全保障相关法等而导致支持率暴跌的情况时,都是通过首脑外交、经济政策和内阁改组等手段来打开局面。此次写入“合谋罪”主旨的《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略去委员会表决等,也明显给人留下与谦虚相去甚远的印象。共同社进而指出,如果安倍的反省只停留在口头,重振日本政府形象和挽回内阁支持率或许难以实现。

来源:环球网

共同社报道,民进党称安倍的答辩“虚伪”,认为其表现“给国民留下了首相靠不住的印象”。莲舫在结束对安倍质询后向媒体断言:“首相答辩内容反反复复,已丧失信任”。

责编:李赢

民进党国会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山井和则说,会继续追究,“离首相所主张的清楚说明还相差很远”,“国民实在无法信服”。民进党已向自民党要求再度举行众参两院预算委员会的审议会,欲阻止加计学园问题不了了之。

《读卖新闻》评论道,要提高对安倍政权的信任度,就必须提高行政的透明度。“今后必须做好信息公开,在一定时期内存留行政文件等工作”。

而自民党执政伙伴公明党的干事长井上义久表示,自民党近来一连串丑闻以及在地方选举中的失利不会改变两党关系。“民众的信任一旦失去便难以挽回,但自民党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工作,切实做好政策解释,让每项政策都能得出好的结果”。

【政局难变】

除加计学园问题外,安倍政权还有一系列麻烦。

防卫大臣稻田朋美被曝曾同意隐瞒自卫队南苏丹维和活动相关资料,并于今年3月在国会上谎称自己不知情,受到各方批评;继本月初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历史性惨败后,自民党23日又输掉了宫城县仙台市市长选举,败给了在野党阵营。

只是,按理说,随着安倍政权丑闻缠身、支持率“跳水”,在野党应已大收民心,随时准备给执政党以致命一击。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在野党方面也是麻烦不断。

共同社25日报道,野田佳彦欲辞去民进党干事长一职,以此对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的惨败负责,且党内没有挽留之声。而野田正是现任党首莲舫在党内的“后盾”,若他被撤换,将进一步削弱莲舫的实力。她此前因国籍问题而在党内受到质疑。

民进党也没有因为安倍内阁和自民党支持率下滑而占到便宜,支持率不升反降,仍远落后于自民党。《日本经济新闻》民调数据显示,民进党的支持率低于10%。

因此,虽然安倍“独大”体系有所动摇,但现有在野党也没有得到选民信任,尚未出现能够取代自民党的政治力量。而且,自民党内主要派系领袖都在安倍内阁中任职,安倍仍有较好的党内基础,首相地位比较稳固。在日本真正出现足以取代自民党成为替代选项的政治势力之前,日本政局难以发生巨大变化。(李稼澍)(新华社专特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