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林毅夫被证实将担任世界银行“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有不少观点认为此事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具有莫大的关联,此举将加强世行与中国政府的联系,并将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但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固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林毅夫本人的思想符合世界银行一贯的操作思路所致。

今年5月底,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林毅夫将出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的人生经历是不可复制的,事业如是,姻缘亦如是。他和夫人陈云英,是每年两会期间风头无二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夫妻档。

1979年5月16日夜,林毅夫从金门游泳至厦门,据称当时“抱着篮球”。后来到北京大学,1982年,林前往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看世界
环球视野】世界银行行长金墉18日宣布,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将接替考希克·巴苏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罗默的任命于今年9月开始生效。金墉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罗默致力于发现创新途径来解决贫困和社会不平等问题。世行期待将罗默在这方面的努力进一步推广开来。现年60岁的罗默目前担任纽约大学教授。他是内生增长理论的主要创建者之一,认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对人力资本、创新和知识的投资。近年来,罗默还专注于城市化研究,认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城市的快速发展来创造经济机会,推动系统性的社会改革。罗默当天在自己的博客上表示,很高兴接受世行的任命。他说,这一职位将为他提供独一无二的机会学习如何让有用的知识惠及数十亿人口。

世界银行已任命中国学者林毅夫为新的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发展经济学高级副行长,他从而成为世行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预计将于5月31日就任。

       
世界银行作为一个世界性组织,不是银行,而是联合国的专门机构之一。其工作的重点是实现联合国成员国于2000年达成的新千年发展目标和可持续的减贫工作上。那么林毅夫的经济学思想中到底有哪些是世行看重的呢?

丈夫金门神秘“失踪”

图片 1

林毅夫通过全球招聘选出,他将接替去年从世界银行集团退休的布吉尼翁(Francois
Bourguignon)。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而第一波高潮是大量乡镇企业,红帽子的集体企业和个体户的涌现,是对产权至上论的绝佳注释。一直到“郎咸平风暴”,人们大规模反思产权至上论带来的问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张维迎、周其仁等经济学家就已经指出了“国有制无效论”,但林毅夫对此观点有所保留。林毅夫认为,如果市场环境完善同时企业能获取利润的话,那么产权形式并不是主要的,因为企业具有自生能力。作为国内对林毅夫经济思想总结较为精到的文章,《林毅夫:从自生能力到新农村运动》(羽良著)一文总结道:产权是否私有与企业自生能力并无充分必要的关系,“市场先于产权”是“企业自生能力”这一理论成立的前提。更进一步,林毅夫将“企业自生能力”同一国经济的比较优势概念结合起来,认为“一个企业是否具有自生能力取决于它的产业、产品、技术选择是否和这个经济的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是否一致而定。”
世界经理人商业频道[]

陈云英与林毅夫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联谊会上,当时陈云英就读于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林毅夫就读于台湾大学农工系。尽管双方家庭的差距很大,但陈云英从林毅夫的言谈中察觉到他是个关怀民众、胸襟宽广的人,内心被深深吸引。1975年,陈云英毕业后,林毅夫送给她的毕业礼物是一套中国锦绣河山画册。两颗年轻的心再也不愿分离,陈云英很快即与林毅夫结婚,第二年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2月4日,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正式任命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毅夫为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林毅夫1993年起在北京大学任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他在财政分权化、企业改革、城乡现代化、农业创新与改革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研究,曾两次获得中国经济领域的最高奖孙冶方奖。

       
事实上,林毅夫与张维迎等人的区别在于,“市场完备条件下的自生能力论”比“私有产权条件下的市场有效论”为政府的腾挪转移留出了更多的空间。“企业自生能力”不强调私有产权,从而为政府主导经济和产业政策,乃至为国有企业强势参与市场竞争预留了充分的接口。其后,国资委的成立和发改委的升级,也为政府在经济中的角色留下了空间。羽良先生指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林毅夫的“企业自生能力”理论为国有企业的再造并重获经济领域主导地位,提供了最实际的理论和政策支援。

陈云英在一所中学里教授语文。一天下课回到家里,林毅夫给陈云英端来一杯开水,然后坐在她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不见了,你可能要像王宝钏一样苦守寒窑十八年……”陈云英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1979年5月16日夜里林毅夫真的突然不见了。

之所以有此任命,“因为他是一位非常杰出的经济学家。”1月25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B. Zoellick)对《财经》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

林毅夫还曾在一些国家和国际委员会任职,包括联合国反饥饿千年目标工作组、亚洲开发银行杰出人士小组、经合组织未来工作组、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以及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顾问委员会等。

       
从自生能力的观点出发,林毅夫对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看法也并不指向土地产权问题,而是认为国家通过财政在广大农村也大有可为,例如可以通过公共产品及服务的提供来拉动农村的内需。不管是企业自生能力还是新农村建设的相关论述,林毅夫都为政府留下了极大的操作空间。这也是林毅夫的理论容易被接受的理由之一。

1975年,林毅夫毕业于陆军官校正期生四十四期步兵科,随即留校担任学生连排长。第二年考上国防公费台湾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1978年获政大企管硕士,随即返回军中,派赴金门马山播音站前哨担任陆军上尉连长。每当夜深人静,林毅夫就悄悄地收听大陆电台,遥望对岸星星点点的灯火,心潮澎湃。

此前,林毅夫本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在任命正式公布前,他不会对此发表任何肯定或否定意见。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表示,作为世行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一位经济发展特别是农业方面的专家,林毅夫为世界银行集团带来了一套独特的技能和经验。

       
依*政府,正是世界银行一贯的思路,林毅夫的理论正好符合世界银行的运作思路。甚至这种强调政府作用的理论,在法律体系执行效率低下和体制改革没有进一步推动的情况下,长期来看是不是有利于中国贫富差距的缩小,依旧是存在疑问的。因此,即便林毅夫成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并且通过其思想影响了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运作思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尤其是在中国的新农村建设中偏重政府的力量,就可能会忽视启动地方底层的资源和力量。

按照当时盛传的说法,1979年5月16日傍晚时分,林毅夫“假传演习命令”,下达宵禁令,由连传令兵通知沿海岗哨,不准驻防马山播音站的官兵在夜晚点名后走出营房;若发现有人下海游泳,严禁开枪射杀,以让游泳者顺利泅水“叛逃”对岸;即使听到枪声,也不准一探究竟。其实,那个“游泳者”不是别人,正是下达宵禁令的林毅夫。林毅夫抱着两只篮球下了海,依靠篮球的浮力,加上强健的体魄,沉浮之间,他的脚已触到了大陆的土地。林毅夫“失踪”时儿子才3岁,而陈云英又已身怀六甲。

但人们同样相信,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林毅夫都将接受任命。

佐利克表示,他期待着和林毅夫在一些领域密切合作,包括非洲的增长与投资、南南交流的机遇,以及为受能源和农产品价格高涨影响的国家提供更好的银行工具。

       
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的看法,衡量经济成就的标准应该从效率标准转向自由标准。尽管从效率上看,林毅夫提出的政府在新农村建设大有可为的做法可能对经济发展也非常有效率,但“以自由看待发展”,发动地方本身的资源,扩展底层老百姓的选择是更为重要的。

异国他乡破镜重圆

事实上,佐利克告诉记者,他本人与林毅夫也有接触,“我经常去北京。”据悉,在佐利克被任命为世行行长后,于2007年12月首次访华时,即与林毅夫有过面晤。当时,前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弗朗索瓦布吉尼翁(Francois
Bourguignon)2007年10月任满后,空缺尚无人填补。

1980年,刚刚对外开放的大陆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荣誉教授舒尔茨。舒尔茨来到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宣讲他的经济学理论,林毅夫荣幸地成为给舒尔茨做翻译的唯一人选。舒尔茨对林毅夫的翻译非常赞赏,回国后即将林毅夫推荐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1982年,林毅夫从北京大学毕业,怀揣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位证书远渡重洋,来到了现代经济学的大本营芝加哥大学,师从舒尔茨,学习农业经济。

一位接近林毅夫的人士认为,林可能会在2008年北京大学春季学期结束之后,于五六月间到世行履新。

踏上美利坚国土后,林毅夫立即通知在台湾的妻子来美国相见。突然接到林毅夫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消息,陈云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已通过了两个托福考试,准备赴美读硕士。当陈云英辗转赶到美国见到了魂牵梦萦的丈夫时,两人抱头痛哭。然而,夫妻两人在一起仅仅几天却又要分别了。林毅夫在芝加哥大学读经济,陈云英则要到华盛顿大学读教育,两地相距甚远,很难经常见面。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一双儿女仍留在台湾,陈云英上课之余常常望着儿女的照片泪水涟涟。

林毅夫传奇

半年后,一家四口终于在美国团聚了。孩子们见到久别而陌生的爸爸时,高兴极了。而陈云英只得一边读书,一边抚育孩子。在美国的4年中,陈云英多次都是刚给孩子做完饭,几乎连抬头看一眼蓝天和阳光的工夫都没有,就接着跑进教室。她最终坚持下来了,拿到了两个博士学位。

林毅夫,原名林正义,1952年出生于台湾宜兰县,曾就读于台湾大学、政治大学,1978年获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硕士学位。毕业后从军,任金门防卫司令部连长。

夫唱妇随报效祖国1987年,在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工作一年后,林毅夫毅然回到中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从海外归国的经济学博士。同年6月18日,陈云英在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后的第8天,也追随丈夫回到了北京。

1979年5月16日夜,林毅夫从金门游泳至厦门,据称当时“抱着篮球”。后来到北京大学,1982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教授西奥多舒尔茨访华讲学期间,林被委派担任其翻译,并获得赏识。1982年,林前往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成为改革开放后大陆首批赴美留学生。

“我一直认为,自己真正要奉献的地方是中国而不是美国。对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没有动摇过,也从来没有后悔过。”20多年后的林毅夫对当初的选择仍是无怨无悔。

1986年,林毅夫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在耶鲁大学进行一年博士后研究后,林回到中国,先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处工作。1994年,林毅夫与易纲、海闻、张维迎等共同组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担任主任至今。

而在创业的道路上,有“中国特殊教育第一人”之称的陈云英备尝了人生的艰辛,但是她的业绩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和社会的认同,她的品格受到了人们的称赞。由于成绩突出,她曾多次受到教育部及残联的表彰,还被推选为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全国政协委员。她多次与林毅夫一起参加全国政协会议,被人们称为“夫妻议政”的典范。

林毅夫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发展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作为中国经济学界的杰出代表,林毅夫一直以来颇受国际学界推崇。

如今,他们的一双儿女也已长大成人。大儿子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后,赴美留学获得硕士学位;女儿则继承父业,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20世纪90年代初,林在国际顶尖经济学期刊《政治经济学杂志》《美国经济评论》等发表论文,对中国上世纪50年代末“大饥荒”成因及80年代初家庭联产承包制作出解释,在学术界影响深远。

谈到孩子们,陈云英乐得合不拢嘴:“女儿1.75米的个子,大眼睛像她父亲,白白的皮肤像我。儿子去美国留学的时候,穿了件北京大学的T恤,上面写着‘祖国万岁’。家庭里面很多事情都是耳濡目染,有的时候身教重于言教。孩子们觉得父母哪些部分是值得敬爱的地方,他们会去学习模仿。”

在长期研究中,林毅夫形成了一整套关于经济发展的见解,认为一个国家遵循其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其企业才能具有“自生能力”,经济才能实现最优发展,他将此总结为“比较优势发展战略”或“比较优势理论”。

上世纪90年代末,林毅夫建言开展“新农村运动”,改善农村生产生活基础设施,同时也可在当时通货紧缩的条件下拉动内需。这成为数年后“新农村建设”的先声。

2007年10月31日至11月1日,林毅夫在一年一度的英国剑桥大学“马歇尔讲座”发表演讲,在比较优势框架下对中国经济转型和发展的经验作出总结,中国经济学者中有此经历者惟此一人。而多位同样获此殊荣的经济学家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

在林毅夫率领下,北大CCER也获得极大发展,聚集了一大批从海外归国的学者,已成为中国经济学的教学重镇与研究最前沿所在,在公共政策领域也发挥了重要影响力。

了解林毅夫的人们都表示,他能取得今日成就,与其惊人的勤奋密不可分。林毅夫曾半开玩笑地说,人面临的最大约束是时间,而要挤时间就要少睡觉,因为睡眠是有弹性的。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承担繁重的研究、教学、管理及社会事务的他,长年工作至深夜。

天时地利人和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正式称谓是“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Senior
Vice-President,Development Economics,and Chief
Economist)。从以往经验看,其职责包括管理世行庞大的研究部门,担任世行发言人,研究和制定世行发展战略,参与国际经济关系的协调,对重大决策作出战略性研究等。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多由世界知名学者担任。20世纪80年代以来,历任首席经济学家包括安妮克鲁格(Anne
Krueger)、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尼古拉斯斯特恩(Sir
Nicolas
Stern)、弗朗索瓦布吉尼翁。这些学者就任前多执教于欧美著名大学,其中斯蒂格利茨卸职后于200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萨默斯则在卸职后任美国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校长等,其他各人履历也非同一般。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不是一个寻常岗位,需要的是一位经济学知识方面的领袖,有眼光、有思想、有创新,还要能领导世行研究队伍。”世界银行金融专家王君表示。

在原CCER教员、花旗集团中国经济学家沈明高看来,林毅夫之所以能获得世行任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所谓“天时”,是中国发展到当前这个阶段,对世界已具有不可否认的重大影响;“地利”,是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世界银行本身亦具有重大意义;“人和”,则是林毅夫本人的成就。

在记者采访中,所有论者都提出了类似的判断,仅其侧重或有不同。

前世行行长沃尔芬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对《财经》记者称,重要的不在于林毅夫是中国人,而在于他是一个很好的经济学家。

佐利克则表示,选择林毅夫,是因为他是一位出色的经济学家,对于发展问题、农村问题都有杰出的研究,可以给世行带来相关经验。

斯蒂格利茨也认为,林毅夫在中国长期致力于新农村发展,这对世行有特别的意义,因为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农村问题是经济发展要面对的最大问题之一;而CCER是中国最成功的经济研究中心之一,这表明了林毅夫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

斯蒂格利茨同时告诉《财经》记者,作为第一位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的中国人,以及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林毅夫能为世行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发展组织注入中国的成功经验。他认为世行做了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CCER教授平新乔认为,林毅夫非常适合出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职位,这也表明中国经济学的研究和政策应用水平以及CCER的成就,都得到了国际性的认可。他表示,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世行对中国背景的重视。

“中国经济多年来飞速发展,未来在各个领域的贡献都有望进一步加强,中国出身的学者也有必要承担其责任,并做出贡献。”平新乔称。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介绍说,佐利克在2007年访华时曾在清华发表演讲,其主要工作方向中有两点特别值得关注,一是要让中国在世行运行和决策方面扮演重要角色,二是要帮助非洲扶贫,鼓励中国把经验介绍给非洲,并把资金投入进去。

“林毅夫任世行经济学家,不仅反映了林毅夫本人的成就,也反映了中国崛起的重要意义和世行高度重视中国经验的事实。”李稻葵说。

有论者指出,林毅夫具备了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所有条件——正规、高水平的经济学素养,国际一流学术文章,语言水平能胜任在任的交流,以及足够的领导能力等。但也必须看到,国际上具备这些条件的经济学家不在少数,林毅夫并非绝无仅有。正是从事中国经济研究这一点,给林毅夫添加了重要砝码。

事实上,林毅夫本人也一直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国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对中国经济的解释也将越发显得重要。他获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为他自己的这番论断提供了最佳注脚。

可以说,“通晓中国发展经验”和“优秀经济学家”这两点,相当完美地汇合于林毅夫一身,这正是世行做出其任命的原因所在。

“保持清醒”

在记者采访中,所有论者都对林毅夫获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表达了衷心祝贺。这或许能够代表人们对这一任命的普遍态度——这是中国经济发展成就的体现,是对林毅夫本人贡献和能力的高度肯定,可喜可贺。

但人们能不能以世行对中国发展经验的肯定,就此满足于中国经济的已有成就、从而高枕无忧呢?对此,有学者表达了深层次的反思。

从中国的宏观经济指标、减轻贫困的成果、科技成就来看,中国经验毫无疑问可以为非洲、拉美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提供重要借鉴。但如果从人类文明轨迹的角度,中国经济前景并非清晰得一览无余,在推广中国经验的同时,也必须注意其局限乃至可能的缺陷。在经济金融制度、法治发展、贫富差距、民生福利、环境保护、资源节约等诸多方面,中国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我们应当保持清醒。”

当然,林毅夫的工作与这种反思并无矛盾。沈明高即认为,比较优势理论的关键之一就在于它指出,计划经济的最大问题是不按比较优势来配置资源,而价格扭曲的消除是中国经济成功的原因所在。当前,中国经济结构中的种种扭曲,还是向市场经济转变不够彻底所致,也偏离了比较优势理论所提示的道路。因此,比较优势理论对中国和众多发展中国家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另一方面,平新乔也表示,人们尚不能对中国经济研究过于乐观,中国经济学家在理论上的原创性贡献还极其有限。“即便是林毅夫的比较优势学说,其最终能否成为教科书级别的经典理论,仍有待时间检验。”平新乔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